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当前位置是:首页 > 影像故事 > 故事 > 正文

Scott当年这么帅,是怎么丢掉偶像包袱的?|STORY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时间:2016-03-02 浏览678次


图一



图二


       图一和图二拍摄于1988年左右,这不是欧美明星的街拍,图一的中间和图二的左边都是Scott,没错,年轻时候的Scott Rozelle, 他跟好友一起调研时的照片。图一中Scott一听要拍照,就45度仰望天空,表现出淡淡的忧伤,当时的Scott知道吗?这个Pose在28年后的今天特别火。图二右边的三位小鲜肉不要那么直直的看着我们Scott,好吗?

       还要看照片吗?



图三:这个抱娃的帅哥也是Scott,为什么这个Baby像是在吃奶呢?


       原来Scott年轻的时候,也会去调研,但是为什么他就随便那么一站,就可以帅到空气都突然安静了

       然而,在我们的课堂上,现在的Scott却是这样的画风:



图四:好害怕

       或者是这样的:



图五:好伤心


图六:好惊讶



图七:人家也有正常的,求不黑


       不,还要看下一组



“之前你只让我们生一个



“现在又让我们生两个”



“我们还就偏不生了


       现在才真的是空气都突然安静了,请告诉我,你的偶像包袱都去哪了?时间都去哪了?


       1.时间在累计1亿元的评估项目里

       REAP大大小小的项目均在于寻找解决实际问题最有效率、成本最低的途径。如何才能看出有效呢?评估。这也是这类项目最花钱的地方,所以很多机构都省了一项。但是省了这一项的后果是什么呢?那就是很多斥巨资进行的项目并没有什么卵用,或者反而是负向的。比如说Scott经常举例的“为巴西而教”,那些支教的老师走了之后,学生的表现反而不如那些从来没有老师来支教的学生的表现。中间的原因大家可以想想。省了评估的钱,后果是什么?——烧钱。说得我都不敢做志愿者了。没关系,可以来REAP,可以参加我们的调研。

相对于其他的科研项目,REAP的很多项目,金额都比较大。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呢?我们家Scott筹来的。所以跟Scott说再见时,他经常会说,我走了,去筹钱,去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


       2.时间在中国的田间地头上

       Scott是首位获准到中国社科院农业发展研究所学习、搜集资料的外国学人。从第一次踏上中国大陆,30年间,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中国大陆所有省份的农村地区,在田间地头或农家小院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这奠定了他后来集学术研究、政策倡导和社会行动为一体的责任定位。

他,从一个学者,变成了某种倡议者,花甲之年、一头蓬松银发、脸庞上风霜与乐天并存的Scott,在去年一篇《中国经济不会崩溃》的报道中,用扎实的理论和详实的数据说明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他说中国可以把崩溃论的论调视作善意的提醒。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Scott对我们的国家爱得深沉,更重要的是他在行动。


       3.时间在400多篇的SSCI论文里

       所以Scott成为国家外专局“中国友谊奖”的荣膺者,这是中国政府颁给外国人的最高奖项,他当之无愧。同时他也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是迄今为止中国经济学界的最高奖,获奖成果基本反映了中国经济科学发展前沿的最新成果,代表了中国经济学研究各领域的最高水平)等等很多奖项。

除了这些奖项,他学术生涯中400多篇SSCI论文,有很多是发表在《科学》《自然》《美国经济评论》和《经济文献杂志》等顶尖学术期刊上。


       4.时间是REAP十年

       2016年,REAP创办10年。十年,Scott带领REAP团队不断在行动。从城乡重点大学入学率的差异,到中学生辍学,到小学生贫血、近视,再到农村婴儿家长不跟他们的宝宝说话,Scott操心的实在太多了。

Scott断言中国经济不会崩溃,暂且不论报道是如何说的。我更愿意相信的原因是:因为十年前,他就意识到中国经济要向高附加值产业转型,各行各业需要的均是高知识、高技能的劳动者,关键的是中国是否有足够的人力资本储备,所以开始关注中国教育。十年如一日,不断在行动。


       有一种学者叫Scott,奔走于田垄之间,陈辞于庙堂之高,乐天与行动并存。

       有一种导师,叫别人家的导师,帅到花儿开,萌到天然呆,牛到亮瞎眼。

       有一句话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但是这样的Scott,连模仿起来都很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