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当前位置是:首页 > 影像故事 > 故事 > 正文

弃政从商,他运筹帷幄,弃商从学,他不忘初心|STORY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时间:2016-03-02 浏览677次


       “心理学上的一个时间知觉实验,有个教授让他的学生把他关在一个看不到日出日落没有任何计时工具的地下室里,两个月后让学生把他放出来,他会给出一个主观时长,你们猜一猜,他的主观感觉,是比两个月长还是短?

       这是在去吃饭的路上跟大家聊我刚刚看到的一个实验,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这么枯燥的一段时间,肯定要比客观时间长,当时大家也是这么觉得的。在我刚打算公布实验结果的时候,史老师说,应该比两个月短。答案确实是短,虽然我觉得史老师肯定是想到因为结果很诧异,所以我才会拿出来讨论,因此给出这样的答案。但是当时我还是很礼貌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呢?他说:“我以前挖煤的时候,在井下12个小时,都会觉得像五六个小时一样”。

       这是14年冬天的事,那句“以前挖煤的时候”在我心中埋下一颗好奇的种子,因为在我有限的经验里,这样的经历在学术圈里少之又少。当时的我没有勇气继续往下问,但是今天可以借着“REAP故事”的采访,一饱八卦之福。这是REAP Co-director之一史耀疆老师的故事。


       那个挖煤的少年,17岁,刚刚高中毕业。


图片一:那个挖煤的少年还是宝宝的时候(偷拍于史老师办公室的书架上)


       史老师指着右手食指说,当时挖煤的时候,这个指甲盖被砸飞过,左脚食指也被石头砸得骨折过。虽然我觉得作为一个记者,我提的这个问题是受众想看的,史老师也在淡然地回答,但是我的神经还是被那种画面感和十指连心的痛牵动了一下。但是我相信一个人在苦难中可以感受到生命意义的实现,只要不断奋斗,苦难会深化一个人对生命意义的认识,也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后来,机缘巧合,当时的榆林行署专员(市长)视察煤矿的时候想要一个勤奋而且成分好的通讯员,也就是送信的。18岁的他作为首选人被推荐了过去,因为当时领导觉得他脑瓜很好使,而且还高中毕业,就让他修矿车,在专员要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他。

       18岁到20岁,他作为通讯员辗转于市政府和市里各个部门。因为跟各色人相处,他深深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

       他去读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任榆林市档案馆副馆长,结识了去榆林查档案的加州大学教授Joseph Esherick(周锡瑞),与教授的接触,为史老师打开了科学研究方法的一扇大门。

       对学术研究有了清晰的方向后,史老师去攻读了硕士。硕士毕业后任榆林行署政策研究办公室副主任。这时,他31岁。

       两年之后,他离开榆林,从政生涯结束,开始从商。离开体制,离开在常人看来不低的职位和稳定的工作,去尝试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我们要学习的是这种“能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这也让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名言,“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开启从商模式不到一年,史老师做到了企业的CEO,管理500家店面。说明史老师确实保有离开体制的能力,但是原因有没有这么文艺,必须去求证。

       “史老师,您当时弃政从商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钱。”

       我惊讶于史老师的坦率,所以我也直白地问了史老师当时的年薪,40万,在当时,可以在西安买两套房。诧异是因为我想到,彼时我还在为每天能多有一毛钱的零花钱,跟我妈妈斗智斗勇呢。

       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完美的逆袭故事。史老师升职加薪,当上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生下小桥桥,走上人生巅峰后…



       读完博士的他可以有三种选择,一、50万年薪继续做企业;二、副县长;三、留校当老师。39岁的史老师,选择了三。留校做了MBA中心的副主任。

       2004年的时候,史老师创办了西北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NSDRC),致力于西北人自己解决西北问题。自己垫付资金请专家给西北各个理事大学的老师培训科学的方法。后来由福特基金会出资进行了6次专业的培训,当时的Scott和张老师就在专家之列。

       2005年,三大Boss多次讨论,有了成立REAP的想法。

       2006年,因为意识到中国经济要向高附加值产业转型,各行各业需要的均是高知识、高技能的劳动者,一些经济学专业的学者们开始关注教育,关注中国是否有足够的人力资本储备,以保障中国社会经济稳定持续地发展,于是REAP这样一个集行动研究和政策倡导于一体的团队应运而生。REAP的宗旨是:帮助贫困地区孩子收获自己的教育梦想。(官方宣传语,欢迎引用)

     

       上述流水账故事,可以帮我们了解老师的人生轨迹,可貌似跟我们的主题“REAP十年”没有一点关系。当初我们想扒史老师的故事,怕他不同意,但是夏洁老师(TW公司东南亚区CEO,曾借年资假在REAP做志愿者)说TW公司的创始人也有这样的经历,因为他已经做到了这个位置,所以不会太过在意别人的评价,而现在能这么做事,跟他以前的经历有必然的关系。

       仔细一想,REAP的目标是通过政策模式实验,找出提升贫困农村人力资本的关键方法。从政的经历,使得史老师相对很多研究者,更知道老百姓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也知道如何让政策实施者和执行者参与到模拟政策的评估试验中,支持我们团队的研究。商业世界锻造了他的管理能力和运筹能力,可以迁移到现在的项目管理和人力资源管理中。

       史老师觉得自己的经历并非其他学术圈人的一般经历,所以不让写他的故事,但是我们觉得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才会成就一个不一样的教授,并让具有社会效益的研究更有人情味。

       当时我们SP(用标准化病人的方法评估中国农村医疗服务质量)项目出发调研的时候,史老师说自己曾经有一个弟弟和妹妹都因村医的错误诊断和治疗延误了救治的最佳时间,因为一个很小的病离开了人世。所以他在看SP的数据分析出来的诊断正确率和治疗正确率,相对于其他人就不是一个百分比那么简单。为了能够达到真正的标准化,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史老师严格监督了培训的全过程。


       小编:“史老师,您经常跟我们讲目标,那您的人生经历了这么多转变,指引你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或者说就没有这样一个目标?”

       史老师:“我人生的目标是先让自己好,然后也让别人好一点。”

       小编“我仔细想了想,我的人生目标其实也是这样的。”

       “说来听听”,史老师表现出颇感兴趣的样子。

       小编:“找个有钱人嫁了,先让自己好,然后鼓动他把钱捐给REAP,也让别人好。”

       (此时请自觉脑补史老师爽朗的笑)。

       小编 “我以为您会被我如此解读您高大上的人生目标气晕呢。”

       史老师:“这个目标并没有很伟大,人都是自私的,但是财富是没有尽头的,人生不可能只是赚钱,而是要学会把金钱和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地方。”


       人生是永无止境的试验,一个人的精神财富是以他的心灵为仓库的,丰富的经历、感受和思想将会沉淀成一种成熟的智慧,既丰富自己,又润泽他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