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当前位置是:首页 > 研究成果 > REAP洞见 > 正文

亲子互动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科学验证 ——从控制数量到提高人口质量|REAP洞见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时间:2017-05-20 浏览128次


      大量研究都在强调生命最初一千天的重要性,婴幼儿在这个阶段对其身处的环境十分敏感,他们接受到的刺激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对他们的一生都具有长远影响。婴幼儿时期的认知发展滞后很可能会成为人一生发展的永久性障碍。认知能力发展对人力资本积累具有重要作用,所以在儿童早期实行干预措施对国家的人力资本具有长远影响。并且对儿童早期干预项目的长期跟踪发现,改善儿童早期的营养摄入和为婴幼儿创造合适的养育环境对其成年后的产出有促进作用。


问题的提出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就是如何以较低的成本大规模地有效地实行儿童早期发展项目(Berlinski et al.,2016;Richter et al.,2017)。尤其是我国贫困农村地区基础设施落后,部分地区交通不便,儿童早期发展项目由谁开展,怎样开展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
      从2013年曾经的卫生部和国家计生委合并为“国家卫计委”后,两套庞大的系统开始了从省、市、县再到基层的整合。基层的计划生育服务站将不复存在,所承担的功能将会被整合进当地的卫生院去,而在计划生育服务站工作的基层计划生育专干的工作职能也急需转变。“二孩”政策中明确表示,到2020年要建成更加完善的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体系,基本实现人人享有计划生育优质服务。那么我国数百万的计生工作人员,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之下,如何完成任务转型,他们的方向又在哪里呢?
      计生干部除了日常的人口政策任务之外,其实可以将一些精力用在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工作上。他们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同时正在面临工作任务的转型,儿童早期发展项目是不是可以将计生资源很好地利用起来呢?
      REAP团队十分关注中国儿童早期发展,自2013年起就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发现贫困农村地区婴幼儿在认知及非认知发展方面都存在滞后。除了营养可能是儿童发展滞后的一部分原因,REAP团队发现监护人与孩子之间的亲子互动十分缺乏,可能是导致婴幼儿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所以,2015年REAP与国家卫计委合作,利用现有计生资源在陕南地区率先开展儿童早期发展项目。同时REAP团队的Sean Sylvia, Nele Warrinnier, 罗仁福, 岳爱,Orazio Attanasio, Alexis Medina和Scott Rozelle等人的工作文章“From Quantity to Quality: Delivering a Home-based Parenting Intervention through China’s Family Planning Cadres”对项目实施后的研究结果进行研究分析。
 
研究目标
      评估以计划生育专干入户指导监护人进行亲子互动的干预方式对儿童早期发展的影响及机制,探索贫困农村地区大规模实施儿童早期发展项目的可行方案。
 
样本选择及数据收集
      本研究样本为陕南地区131个村庄,513名月龄为18-30个月的幼儿。样本村集中在连片特困区的秦巴山区,经济相对落后。
      我们采用随机干预实验的方法,在干预前收集了每个孩子的个人及家庭特征信息,并使用国际通用的贝利量表(第一版)为样本幼儿进行测试。测试者使用一套规定的玩具和详尽的计分表,与婴幼儿做特定的游戏。根据被测婴幼儿的反应和表现,可以测试出其认知和运动能力发展,得到两个标准化的分数,分别为认知发展指数(MDI)和运动发展指数(PDI)。
 
      数据收集完成后,我们把131个村庄随机分成两组,其中66个村为控制组,另外65个村为干预组。我们为干预组婴幼儿提供入户指导,控制组不做任何干预。
 
干预实施
      项目组培训干预组地区计生专干(即养育师)每周入户一次,目标是指导监护人与孩子进行能够促进儿童发展的亲子互动。


      养育师使用的课程是“养育未来”项目组联合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并邀请了许多国外儿童早期发展专家结合中国国情编写的亲子活动课程。该课程根据儿童早期发展特点,针对儿童早期发展的四个方面能力,即认知能力、语言能力、运动能力和社会情感发展,设计了适合我国6-36个月婴幼儿的亲子活动。另外,每周的课程还包含一个有关儿童健康和营养的知识讲义。
      实际操作中,每个养育师负责本乡镇(每个乡镇一个样本村)4至5个孩子的入户指导。每周他们会带着玩具去自己所负责孩子的家中,为监护人讲授和示范适合孩子本周学习的两个活动。养育师离开时会把玩具和课程讲义留给监护人,告诉他这一周要跟孩子玩讲授的亲子活动。等到下一周,他会再带新的课程玩具来,再为监护人讲授新的课程。最后,养育师将收回上周的玩具。

 


研究结果

      1.基线情况
      在未干预前,干预组和控制组的孩子认知、运动和社交情绪能力发展方面没有显著差异。


      同样,干预组和控制组的监护人在养育行为上也没有显著差异。


      2.监护人和孩子之间的亲子互动增加
      为期6个月的入户指导干预结束后,我们再次收集了与基线调研时相同的信息。与控制组相比,干预组调查前一天与孩子讲故事和读书的比例分别提高了0.2个标准差,调查前一天与孩子唱儿歌的比例提高了0.13个标准差,调查前一天和孩子用玩具做游戏的比例提高了0.16个标准差。调查前一天与孩子讲故事的比例提高了0.2个标准差。
      干预组监护人的养育行为得到了明显改善,与孩子互动的比例明显提高。

 


      3.照养人的养育观念也有显著改善
      此外,干预对监护人的养育观念也有所改变,相对于控制组的监护人,干预组监护人认识到读书重要性的比例提高了0.43个标准差,监护人认为自己知道给孩子读书方法的比例提高了0.59个标准差。


      4.监护人管教孩子的方式更加柔和
      干预明显减少了监护人对孩子大声训斥,打屁股等可能对社交情绪发展有害的管教方法。
 



      5.监护人对计生干部的接受度显著提高
      干预前后,我们询问了每个监护人对乡镇和村计生干部的态度,发现干预组监护人与控制组相比对计生干部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



      6.婴幼儿认知能力发展显著提升
      干预改善了监护人的养育行为,明显增加了干预组亲子互动的比例,又改善了监护人的养育观念和管教行为,这使得干预组样本幼儿贝利测试认知得分(MDI)平均增加了0.27个标准差。


 
政策建议
      本文结果表明入户指导干预仅开展6个月,就对监护人的养育行为、观念等产生了积极影响。除此之外,监护人逐渐改观了对计生干部群体的印象。由此可见,利用现有的计生资源可以有效推行项目。
      想要有效地实施儿童早期发展项目首先要有符合儿童早期发展规律的指导,其次要着重改善监护人的养育观念和行为,让监护人真正的认识到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让监护人持续有效地和孩子进行互动,才能从根本上改善农村地区婴幼儿发展滞后的问题。此外,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要结合现有资源进行项目推行。
      为了扩大项目覆盖面,我们还需进一步研究其他可能的干预措施,并比较不同模式的成本效益,进而探索出成本效益最高且最适合贫困农村地区儿童的干预模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