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当前位置是:首页 > 新闻 > 讲座会议 > 正文

中国的教育系统如何应对人口变化:基于等级制度和竞争的分析 | 学术报告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时间:2017-09-10 浏览61次

报告题目中国的教育系统如何应对人口变化:基于等级制度和竞争的分析

主持人:史耀疆 教授

报告: 刘涵 博士

报告时间:11:00-12:00

报告日期:2017-9-12

报告地点:长安校区教育博物馆附楼S201

主办单位: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报告内容:

本文研究了影响中国基础教育供给的机制。本文指出,中国的基础教育存在如下的独特特征:严格的等级制度和随之而来的学校之间的竞争。高中(相对于初中和小学)和重点学校(相对于普通学校)在等级制度中处于较高地位,能够享受更好的资源,为更有能力的学生提供服务。当预算有限的学校必须在质量和数量(招生)之间进行权衡时,地位较高的学校更加重视质量而地位较低的学校更加重视招生数。本文创建了一个学校招生决策的模型,假定学校的效用为质量和招生数的加权总和,而招生数的权重(w)由学校在等级制度中的地位决定。因为很难直接观察学校的决策过程,本文提出了一种间接的方法:观察教育系统对学生入学需求变化的反应--入学需求由不同出生年龄人群的规模来衡量。该模型预测,随着出生组规模的增长,设定较高招生数权重(w)的学校更有可能增加招生数而降低教学质量。因此,模型提出了如下假说:高中的招生数和质量的弹性(elasticity)比初中低;重点学校招生数和质量的弹性比普通学校低。基于中国数据的实证检验证实了这些假设。

为了进一步评估这一理论,本文考虑了同一类型的学校在不同年份和省份招生数权重(w)的变化。在初中一级,本文用《义务教育法》的实施进度作为招生数权重的代理变量,因为义务教育法的实施意味着所有的小学毕业生都可以进入初中学习。本文发现随着义务教育法的实施,初中的入学率更适应队伍规模的变化,但质量也随之而降低;在高中阶段,本文使用各个省份平均每个县的高中数量来代理招生数权重,假定平均高中数越多的地区有更多的数量最大化者(quantity maximizer)。本文发现,在控制了其它的相关因素之后,更多的高中也意味着更大的招生数和质量的弹性。

最后,本文建立了一个等级制度和竞争对需求方面影响的模型并得出结论,相对于平均主义的制度,等级制度引起了学生之间更加激烈的竞争和更低的福利剩余。

报告人简介:

刘涵Rutgers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学和理学学士,曾在Rutgers University做兼职讲师,主要讲授科目是:中高级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科目。主要关注劳动经济学,公共经济学,教育经济学,中国经济等领域。

返回顶部